微號有特色

南國早報

ngzbnews

南國微生活

nanguowei

廣西樂活堂

ngmlj2013

南國小記者

ngxiaojizhe

車廣西

ngzbqczk

南國微服務

nanguolife

社區熱點

更多>

喜看直播愛打賞,未成年人為何會沉迷網絡直播?

閲讀數:3108 2020-11-30 13:57 來源:南國早報客户端
有的熱衷當主播,有的打賞不手軟。

【誠信香港集運】

在教育領域,網絡文化對於青少年的影響頗受關注。刷抖音玩直播溜到飛起,網絡流行語隨口就來……青少年儼然已成為網絡流行文化的傳播主體。在南寧本地,哪些網絡文化對未成年人具有較強誘惑力,該怎樣進行家庭教育?今起,本報推出“關注青少年網絡流行文化”策劃報道,邀您一起探討。

相關報道鏈接:

加油打氣“奧利給”,夸人厲害“666”!孩子愛説網絡語,該如何引導

喜看直播愛打賞,未成年人為何會沉迷網絡直播?

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眼下,刷短視頻、看直播已成為大家日常的一種娛樂和消費習慣。11月23日,國家廣電總局下發通知,規定網絡秀場直播平台要對網絡主播和“打賞”用户實行實名制管理。記者調查發現,南寧有不少中小學生對網絡直播愛不釋手,有的熱衷當主播,有的打賞不手軟。

▲刷視頻看直播成為不少小學生的業餘愛好。

調查研究

近七成未成年人看過短視頻

近日,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發佈了《中小學生短視頻使用特點及其保護》調查報告,其中包含了在廣西進行的抽樣數據。調查報告顯示,近七成未成年人使用過短視頻。通過性別、地區、學段等數據比較發現,男生高頻使用短視頻的比例更高,農村學生高頻使用的比例更高,在年級上除了初三之外,基本呈現隨着年級升高,學生“經常”和“有時”使用短視頻的比例逐漸升高。

對於南寧市西鄉塘區某小學五年級的小軒來説,只要手機在身邊,他就會打開網絡直播平台,刷一些搞笑的短視頻來看。南寧市某中學初一學生俊浩最近也有這樣的習慣,他正痴迷於一款網絡遊戲,看直播是為了從中學到遊戲攻略。16歲的中學生姍姍最近常趁父母不在家時偷偷上網與歌手主播互動,開心之餘她還會給主播點贊打賞,她認為這是網絡交際的“禮尚往來”。

“現在誰不看直播?”在採訪中,不少學生向記者表示,刷短視頻看直播已在校園流行,同學間的聊天也多和網絡主播有關。記者採訪中發現,南寧的中小學生接觸網絡視頻平台大多是受別人影響,有的是同學間的跟風體驗,有的是看到家長刷視頻而耳濡目染。大家刷短視頻的時間大多在休息日和節假日,睡前、寫作業間隙、上下學路上等時間段,成了不少未成年人刷視頻看直播的“黃金時段”。觀看的直播以遊戲、歌舞和搞笑等內容為主,面對課業與升學的壓力,網絡短視頻已成為他們放鬆身心的一種方式。

沉迷直播

孩子與主播互動打賞不手軟

然而,視頻直播帶來的誘惑,不僅僅止於圍觀。網絡平台上開始出現稚嫩的面孔,一些“娃娃兵”主播活躍在屏幕前。

南寧市西鄉塘區某中職學校的肖同學,就熱衷於在網絡上進行直播。他告訴記者,因為平時都在學校裏面,直播的內容大都和校園生活有關。校運會體育比賽、年級晚會演出,連逛個校園碰到了新鮮事,他也想着馬上直播廣而告之。這樣的內容在同學之間非常受歡迎,肖同學直播沒多久,粉絲就已經有4000多人,“那可都是真粉絲,不是什麼‘殭屍粉’哦。”對此,肖同學還挺自豪。他還透露,這些直播也會收到粉絲打賞,最高一次能有600多元,再不濟的時候也能收到數十元。對於把直播當作玩樂的他來説,這些打賞讓他很滿足。

與主播互動,粉絲高興了可以打賞,網絡視頻平台的這一設置招來不少問題。梁女士工作繁忙,經常獨自留正在讀小學四年級女兒在家。女兒迷上了看網紅女主播直播連線,梁女士起初並不在意。直到有一天,梁女士發現自己的賬户被女兒偷偷轉走了近3萬元,一詢問才知這些錢都被花去打賞網絡女主播了。“孩子説只要去網上給女主播姐姐打賞,就能得到主播姐姐的誇獎,對方還會很有耐心地和自己聊天。”言語間,梁女士有對自己忽略關心孩子的懊惱,也有對網絡女主播故意引誘孩子“打賞”的不滿。

專家分析

未成年人為何深陷網絡秀場

這些視頻直播到底有何魅力?一向對直播平台無感的家長黃女士也去體驗了一番。圍觀下來,她發現直播平台上雖然有很多讓人放鬆身心的視頻作品,但也充斥着不少暴力、黃段子和不雅文化,這些魚龍混雜的內容讓人上癮,涉世未深的孩子們該如何分辨?

▲只要一拿到手機,學生們就喜歡到直播平台刷視頻。

喬女士最近也在為網絡主播的問題心煩。今年疫情期間學校停課,六年級的兒子留在家中玩手機,迷上了看網絡直播視頻。孩子還聲稱看一名女主播的直播時有“網戀”的感覺,想要通過網絡進行表白。孩子還提出説,他將來的理想就是去做一名網絡主播。這些問題都讓喬女士大傷腦筋,她認為,短視頻平台雖説提供了娛樂和成名的機會,但也容易給孩子造成錯誤的引導和影響。

“想獵奇、善模仿、要肯定,這讓網絡視頻直播能迅速抓住孩子們的心。”廣西首屆家庭教育專家指導委員會委員、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陳一指出,青少年羣體處於自我成長的過程,他們需要通過新事物來肯定自己,而網絡直播平台滿足了他們的種種可能。但對閲歷尚淺的未成年人來説,網絡主播容易給他們錯覺,認為只要夠美會聊能搞笑,上不上學不重要,只要當網紅輕輕鬆鬆就能來錢快。

新華網曾發佈過一條《“95後”最嚮往的新興職業》,數據顯示,在最嚮往的新興職業中,54%的95後想當主播和網紅。

不可否認,越來越多的孩子想當網紅。在陳一看來,主播文化的出現是時代發展的產物,年輕人永遠是潮流的追逐者,這是不可避免的。但對於未成年人來説,現階段的主業是學習,在不影響學習運動健身成長的條件下,把刷視頻看直播作為一種興趣愛好無可厚非,但若小小年紀就做主播,大量佔用時間精力來換錢換知名度,這樣的本末倒置會對孩子成長產生較大的負面影響。

温馨建議

有效陪伴是防沉迷的良方

越來越多的網紅湧現,不斷影響着青少年們對於未來道路選擇和看法。採訪中,很多家長表示擔心孩子沉迷短視頻和直播,想制止管束,又擔心拿捏不好這個度。

陳一建議,想要在海量的信息和誘惑中更好地保護孩子,家長把關很重要,自身的價值觀也要端正,同時還要培養孩子的判斷力,擁有一定的網絡素養,才能在網絡的世界中更加自律不會迷失。

此外,有效陪伴是最好的防沉迷模式。陳一表示,沉迷網絡視頻的原因有很多種,其中有一部分孩子是因為內心孤獨,缺少家人關愛,才想從虛擬世界找關注。他建議家長多與孩子共享親子時光,家長也要主動學習,尋找與孩子的共同話題,更好地引導孩子正確上網、正確看待短視頻。

廣西某高校研究影視傳媒文化方向的張老師認為,網絡直播在“打賞”這一問題,雖然家長疏於監護有一定責任,但也折射出直播平台在追求利益最大化的過程中,也存在諸多漏洞。儘管目前直播行業有“未成年用户不能打賞”的最新規定,但張老師認為,這些還遠遠不夠。她建議,除了要求家長盡到監護責任外,關鍵是強化對平台的監管,同時加大懲治力度,對平台、主播誘導打賞等違規行為,發現一起,嚴肅查處一起。

本文由南國早報原創出品,未經許可,任何渠道、平台請勿轉載。違者必究。

發表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